网上牛牛

查看: 54|回复: 0

悲伤省

[复制链接]

540

主题

540

帖子

188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86
发表于 2017-11-11 21:29:3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           
肃宗乾元二年(759)秋,李白过洞庭湖,写了一首著名的诗《陪族叔刑部侍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》。诗中有千古绝唱:“且就洞庭赊月色,将船买酒白云边。”一千多年后,洞庭湖已经不复当年的浩荡和开阔了,但是诗歌依旧在人世间流转,像个转世的灵童,肉身改变,灵魂依旧。每一首诗,都在述说着关于人类归宿的秘密,这是一个古老相传的口讯,知道这个秘密的人,并没有几个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
原标题:悲伤省
很多年前,读过湖南诗人小抄写的一首诗,诗的名字叫《开往郊外的大巴》。小抄在诗中描绘了一个叫许静的女孩坐车去郊外的过程。他在诗中说,许静总觉得背后有人看她,用化妆镜偷偷看了一眼,发现是她爸爸的灵魂坐在后座上。读这首诗是下午,我一个人在家里。四下里静静的,阳光恍恍惚惚从窗帘外面照进来,我突然觉得背后发凉,悄悄回头看了一眼,书房的门敞开着,客厅里面没有人。
我喜欢赵旭如身上散发出来的这些气质。他说他去了几年西藏,跟福建诗人陈小三一起住在拉萨。去年我上拉萨,在陈小三家里吃过一餐午饭,席间说起赵旭如,说他的诗歌有着高原上阳光带来的味道。陈小三去厨房做饭,给我翻出一本赵旭如的手稿,那个午后,拉萨的阳光亮得刺眼,没有人来,我坐在他的院子里慢慢读诗。
◎ 小引
我很喜欢这首诗的名字,莫名其妙地觉得这中间有一丝丝的伤心。许静是谁,我不认识,遇见小抄的时候我也没有问过他。我后来在小抄其他的诗歌中也遇见过这个女孩,她一会靠在树杈上吹风,一会又坐在院子里晒床单,在散发着青木瓜香味的春天里,这个奇怪的女孩在小抄的诗里晃来晃去,像聊斋里的小倩,隐隐约约的,让人迷恋。

我一直觉得,湖南诗人身上总有忧伤的气息。这忧伤来自哪里,我也说不清楚。我问过赵旭如,他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膀,并没有回答我。赵旭如说他们住在悲伤省,这和我的想法是一样的。我经常在胭脂路喝酒的时候跟艾先说,别吹牛了,兄弟,万物生长靠忧伤,大抵说的也是这个意思。
背后是怀化,前面是常德。我也是一个人,不如就学沈从文,做一个生老病死在小村庄里的教书匠,每到深夜,一盏孤灯,推开窗,外面是微凉的晚风吹过山冈。沅水静静流淌,悲伤省在哪里,没有人知道。
赵旭如为人豪爽,喝酒也喝得厉害,他的朋友们喊他省长,悲伤省省长。前几年,他出了一本诗集,名字叫《住在山上的日子是可耻的》。我在网上零散地阅读过一些篇章,迷幻、敏感、抑郁、明亮,复杂又多变,仿佛早春时节洞庭湖边暗自升起的雾,世界在雾里,触手可及,但又遥不可及。
“春风是一间广阔的牢房,浩浩荡荡”他这么写。我靠在木头椅子上,周围是陈小三家疯长的张大人花。“三月初的房间里,弥散淡淡的杀虫剂味道。”赵旭如不动声色地说:“死人躺在山上,活人走在世间,这世界布满灰尘简称尘世。”我察觉到空气中有什么东西慢慢往下在落,越来越多。喊了一声陈小三,他没有听见,他家的狗听见了,从墙角站起身来,走到我脚边又趴了下来。
有一年春天,独自去沅水中游的柳林汊游历,那里原来是个古村落,从洪江顺着沅水出行的人,都要在这里休息。时间晚了,找不到回县城的车,我就在镇上的招待所住了下来。
深夜,镇上没有人走动,偶尔的狗吠,让楠竹林中的村庄更显寂静。我在暗淡的灯光下抽烟,想到沈从文顺沅水坐船来时,路途何其艰苦。没有人知道他的难过,一艘乌篷船顺江而下,一个人坐在船头写信时必定要叹息,此地山高皇帝远,此地明月高悬,水落石出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赌博技巧  

GMT+8, 2017-12-13 05:46 , Processed in 0.181324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