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上牛牛

查看: 17|回复: 0

浪漫主义凶悍闯将:“复仇诗人”的《先人祭》

[复制链接]

540

主题

540

帖子

1886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1886
发表于 2017-11-29 12:35:5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 
       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         






         
    ■本报记者 柳青
    在被解构和戏仿支配的话语环境里谈论浪漫主义,好像是一桩落伍的事,于是不提防波兰剧院的《》像一股旋风,从7月31日到8月2日席卷了首都剧场,它拒绝高贵优雅,它粗糙、鲁莽,不谨慎,可它也让人感受到久违的浪漫主义任性且奔涌的能量。戏只演3场,男神级的波兰帅哥们转眼回了老家,波兰诗人密茨凯维奇的诗歌原作《先人祭》首个中文全译本则在演出掀起的涟漪中上市,此时距离鲁迅第一次向国人介绍密茨凯维奇的作品,已经过去了100多年--鲁迅曾憧憬过的、能为孱弱躯体注入热血的真正的浪漫主义,耽搁了这么久,迟迟地来了。
    同是“波兰制造”的话剧,《先人祭》和早先来过的《假面玛丽莲》或《伐木》是截然不同的。相比之下,《伐木》的导演陆帕是一个老成、内省的思考者,他创造了一套独特深邃的戏剧语法。《先人祭》的导演泽达拉是不到40岁的波兰剧坛怪才,面对这部被供在波兰文学神坛上的长诗,他的改编更多张扬的是年轻的冲动,用反常规的、百无禁忌的手段,剥离出经典文本内在生猛凶悍的力量。
    早在1907年,鲁迅还在用文言文写作,他用“令飞”的笔名发表过一篇《摩罗诗力说》,“摩罗”这个词来自梵文音译,意思是恶魔,类似欧洲的“撒旦”。鲁迅把拜伦和雪莱代表的浪漫主义流派,定义成“摩罗派”,至于远离欧洲地理中心的波兰诗人密茨凯维奇,在鲁迅笔下是和拜伦有着同等高度的“复仇诗人”,他认为他们的作品发出的是“新声”:“力足以振人,立意在反抗,刚健不挠,抱诚守真,不取媚于群。”鲁迅在密茨凯维奇的诗歌里读到的,是青年的状态,是“急切、笨拙、毁灭和重生”这些流动在时代中的根本命题。

    然而时过境迁,即便在诗人的故乡,当经典在泛黄的书页里被僵化成“中学必读课文”,波兰的80后、90后也觉得《先人祭》是首“无聊冗长的诗”。这让泽达拉感到失望和遗憾,也是他排这一版《先人祭》的直接动力,他说,经典成为僵尸,责任在教的人,“只强调‘这不无聊,这是杰作',却放弃关注文本本身,关注文字里青春激越的能量。”扮演男主角古斯塔夫的波尔奇克是这样说的:“我用半年背下6000行诗,但记忆是最简单的部分,难的是展现文字背后的意义,在中学毕业20年后,我才真正地接近了这部作品。”

   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赌博技巧  

GMT+8, 2017-12-13 05:29 , Processed in 0.197371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